“裕固族博士”玛尔健:用声乐讲草原的故事

更新时间:2021-09-18

  中新网兰州9月12日电 (记者 殷春永 闫姣 九美旦增)“我是从草原出来的,希望把民族文化带到外边,为家乡做点事。”玛尔健出生并成长于甘肃省张掖市肃南裕固族自治县,现在是湖南文理学院的声乐讲师。

  玛尔健的家庭有着浓厚的文化氛围,外公是当地明海寺德高望重的喇嘛,大舅担任乡村文书,小舅是一名教师。

  因擅长唱歌跳舞,玛尔健在小学时就被学校选中到上海长期培训,但被父亲以“会耽误文化课”为由拒绝了。她说,现在回想起来,那是因为父亲当时非常重视她的文化素质培养。

  中国裕固族总人口仅1万多,主要聚居在肃南县。在这里,每1000人中就有了1名博士,每100人中就有1名硕士。当地官方发布的数据显示,该县裕固族博士已有15人,玛尔健是其中的博士之一。

图为玛尔健(中)与阿扎阿娜(爸爸妈妈)去甘肃省张掖市肃南县康乐草原看赛马会。(资料图) 玛尔健供图

  备考三载坚持求学:要站上更高的平台

  裕固族人早前在祁连山北麓逐水草而居,游牧者居多,这些年才开始定居生活,重点发展畜牧业、文化和旅游业等。

  在过去,当地人的求学之路,并不一帆风顺。“历史造就了裕固族百折不挠的性格。”玛尔健以自己为例说,在偏远小县城,艺术生鲜有一次就能考上大学的。于是,她挤出一切可利用的时间学习和练琴,别人都睡觉时,她也不能休息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玛尔健以优异成绩被西北师范大学和西北民族大学同时录取。

  大学毕业后,玛尔健又经历了第一次的考研失败,无奈中先找了份工作。但她认为,必须要考研,要在更高的平台上实现自己的价值。“都到结婚年纪了,还考什么研究生?”在周围亲戚等重重舆论压力下,她还是坚持了两年时间,最终考上硕士研究生。

  不同于绝大多数从事演员的裕固族歌者,因为心系教育事业发展,更喜欢校园氛围,以及与学生朝夕相处的感觉,所以玛尔健选择了高校,后被人才引进至湖南文理学院,成为一名声乐教师。

图为玛尔健坐在甘肃肃南县的沙漠一隅,回忆过去,感受家乡多年来的变化。(资料图) 玛尔健供图

  走向都市的裕固女儿:心系民族“反哺”家乡

  玛尔健走上音乐教学之路,与民族基因息息相关。

  裕固族是一个能歌善舞的民族,母亲常为玛尔健描述这样一个场景:白天,外出放牧的人们不约而同地聚集于沼泽或湖水旁,蓝天白云下,有人骑着马,有人骑着骆驼,一边放牧一边对歌,这是上一辈人小时候的生活状态。而自打她记事起,每天傍晚,一家人骑着摩托或开着拖拉机在草原上驰骋,到亲戚家喝酒、吃肉、唱歌,不管老人小孩,只要能动弹就唱、跳。

  裕固族文字失传后,民歌便成为该民族语言和文化传承的一个重要载体,当地有一句谚语是,“当我忘记了故乡的时候,故乡的语言我不会忘;当我忘记故乡语言的时候,故乡的歌曲我不会忘。”玛尔健担心自己丢了本民族语言,只要是和家里人联系,都会说裕固语。

  玛尔健的父亲,就是一位裕固族民歌传承人。因为意识到民歌对裕固族在传统历史、宗教信仰、生活习俗、节庆仪式等方面的重要性,他们熟识的人都在为抢救、传承民歌出一份力。在这样的氛围下,即便玛尔健到外地学习、工作多年,但依然保持着裕固族的一些生活习惯。

  玛尔健注意到,近年来,随着官方和民间对民族文化的重视,越来越多的裕固族人走出草原,走向了大都市,后来又多途径反哺家乡。她也希望,在肃南县能有更多艺术教育方面的政策落到实处,从学生时期就注重培养他们。

图为在湖南文理学院的琴房内, 玛尔健(中)与学生在一起。(资料图) 玛尔健供图

  草原“百灵鸟”:把裕固族音乐唱给世界听

  玛尔健用声乐讲述草原故事的道路,多少有些坎坷,甚至有时“非常痛苦”。

  玛尔健从小“张嘴就能唱歌”,高中时开始学习声乐,同学称她为草原“百灵鸟”。然而,到大学后,她发觉自己“根本不敢唱歌”,因为家人评价“不好听,声音怪怪的”。她也觉得,小时候的唱调和大学里学的,两种唱法在“打架”,既不像美声又不像民歌,“那几年感觉非常痛苦,骨子里对音乐的自信完全没有了。”

  坚持学美声,还是回到民族音乐之路?玛尔健犹豫了。于她而言,一方面,自身有民族音乐的基础,再努力或许会有所成。而另一方面,很多人不能从理念上接受“西洋+民族”的音乐,作为裕固族第一个学西洋唱法的人,她未来可能要走更多弯路。

  偶然一天,玛尔健看到世界级抒情花腔女高音歌唱家迪里拜尔·尤努斯演唱维吾尔族歌曲,瞬间醍醐灌顶,“我们不可能永远生活在草原上,也不可能永远停留在一个层面上,为什么裕固族不可以有这样的人,吸收国际音乐的精粹,再将民族音乐升华?”从那时起,她便将裕固族音乐国际化当成一个努力的目标。

  “学习和融合的过程很难,我学了十多年,感觉自己才刚入门。”接受采访时,玛尔健播放了一段她在湖南开独唱音乐会时的视频,该场音乐会全程有湖南交响乐团伴奏。镜头中,她既演唱了高难度的西洋歌剧咏叹调,又身着裕固族服装演唱民歌,把专业歌剧舞台的表演和家乡民族的艺术结合呈现在舞台上,而台下更是掌声雷动,观众座无虚席。

  “只有站在更高的平台,才能将裕固族音乐唱给世界听。”玛尔健说,未来兴许会遇到更多挫折和难关,但她也会朝着这个方向不断前行。(完)

【编辑:黄钰涵】



友情链接:

新华社,新华网,广东,新闻,要闻,政务,监督,评论,人事,财经,旅游,医疗,娱体,健康,视频,访谈,专题,论坛,爆料,微博,汽车